银监会与中钢协联手谋策 加速钢企“去杠杆”

时间:2017年05月06日 08:19:00 中财网
  继“去产能”之后,今年“去杠杆”也被提上钢铁供给侧改革的重点议程。“五一”前夕,在银监会指导下,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在安徽马鞍山召开了典型钢铁企业去杠杆交流座谈会。会议讨论了下一步去杠杆和推进市场化债转股工作的措施和方法。

  “目前银监会正在进一步收集企业意见,考虑下一步去杠杆等具体操作如何推进,后阶段还会有相关沟通会议。”中钢协常务副会长顾建国告据记者。

  高资产负债率是当前钢企面临的困境之一。据记者统计了解到,截至2017年第一季度末,36家钢铁上市公司的资产负债率(整体法)为66.27%,远高于有色、汽车、化工、机械等其他工业子板块的负债水平。

  “去杠杆”意在“降成本”
  “钢铁本身是一个重资产行业,在高资产负债率情况下,财务费用较高,影响到企业经营业绩,正常区间应该控制在百分之五六十。”顾建国告诉记者,“现在推进去杠杆主要是为了降低企业资产负债率,这不仅仅是表面上降几个点,目的在于把财务成本降下来。”

  中钢协统计数据显示,截至3月末,会员企业负债率高达69.97%。从上市钢企来看,36家企业中仍有16家资产负债率超过70%,占板块比重超过四成。其中,*ST沪科*ST重钢的资产负债率分别高达104.5%和101.9%,其次是刚刚摘帽的韶钢松山,为95.8%。值得注意的是,负债水平偏高的都是国有企业。

  行业内也不乏低负债水平的表率。共有9家钢企的资产负债率低于50%,最低的三名依次为永兴特钢武进不锈常宝股份,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4.7%、17%和23.4%,且都为民营企业。

  高资产负债率伴随着较高的财务成本。用单位财务成本这一指标来衡量,*ST重钢的财务负担最重。截至3月末,每收入1元需要支付0.16元财务费用,去年底时更高达0.27元。其次是西宁特钢,单位财务成本为0.12元,其资产负债率为87.2%。而沙钢股份大冶特钢等资产负债率在40%以下的企业财务费用为负,意味着在冲抵利息支出等费用后,今年第一季度还有额外的利息收入来反哺盈利。

  可以看到,随着今年第一季报钢企盈利同比大幅飙升,钢铁企业的负债情况和财务成本都有所改善。板块内钢企平均资产负债率较去年年底降低了0.46个百分点,平均财务费用率下降了0.83个百分点。“从长期来看,企业自身经营改善升级、盈利能力提升,利润积累增厚所有者权益,及企业积极优化自身债务结构,才是企业降杠杆的好方法。”中债资信工商企业二部分析师刘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除了降低杠杆水平之外,“钢企也有迫切调整优化贷款结构的需求。”顾建国对记者表示,“按理说短期贷款的利率更低,但现在很多短贷都放在表外,导致贷款最终的总成本甚至比长期贷款高。”

  “钢铁行业具有债务负担重、债务期限结构偏短期化的特点。”刘艳告诉记者,根据中债资信对公开债券市场发债主体全覆盖统计,2015年末钢铁行业的短期债务占全部债务比重为74%。

  银监会部署在即
  此次典型钢铁企业去杠杆交流座谈会透露,下一步,中国银监会将会同中钢协在优化贷款结构、去杠杆及金融债权债务处置等方面进行研究部署。

  中钢协在日前举办的2017年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也表示,今年重点工作之一就是全力推进钢铁行业去杠杆步入快车道,并希望在银监会等政府部门的支持下,尽快确定一批去杠杆的先行企业。目标是用3-5年时间,促使行业资产负债率降到60%以下。

  去年9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提出通过兼并重组、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等方式降低企业杠杆率,助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同年12月,银监会、发改委、工信部联合发布了《关于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金融债权债务问题的若干意见》,支持企业合理资金需求、推动困难钢铁煤炭企业实施债务重组等。

  在这一过程中,市场化债转股是重要举措。目前来看,包括武钢、太钢、马钢、南钢、渤钢等在内的多家钢铁企业有债转股进展或意向。像南钢股份的债转股增资资金在今年3月底落地后,企业资产负债率较去年年底降低了近10个百分点。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新一轮市场化债转股形式多样,其中可能包含‘以贷还贷’、‘名股实债’等形式。”刘艳表示,“上述模式下企业实际债务负担未有减轻,但以低息贷款置换原有高息债务,有利于缓解企业短期流动性压力、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改善企业短期盈利。”

  而在债转股项目后期,实施机构的股东权利和退出机制较为关键。刘艳进一步解释,债转股后实施机构的股东权利需提前与对象企业协商明确,此外,退出机制中股权退出主要依靠上市,如果上市受阻需企业以回购形式退出的话,企业集中到期偿付的压力将加大。
  .上.证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