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P狂飙出现后遗症

时间:2018年12月05日 10:19:11 中财网
  早在2014年,东方园林曾经历过“最困难”时刻。当年公司营业收入为46.80亿元,同比下降5.91%,归母净利润为6.48亿元,同比下降27.17%。公司原本的主营业务园林景观陷入困局。

  2014年底,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发文鼓励推行PPP模式。这成为东方园林发展的一个转折点。在此背景下,东方园林快速切入PPP领域,成为最早参与PPP项目落地的民营企业之一。

  凭着惊人的业绩,东方园林成为A股大白马。2015年-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增长了2.8倍,归母净利润增长了3.6倍。公司前复权股价从2015年初的7.32元/股,攀升至2017年底的20.09元/股,三年上涨174%。

  东方园林在PPP领域狂飙猛进的拿单速度令同行侧目。从2015年至今年5月,东方园林合计中标PPP项目113个,总中标额达1693亿元。其中,2015年累计中标PPP项目约330亿元,2016年380亿元,2017年715.71亿元。即使是遭遇流动性危机的2018年,东方园林也没有放慢脚步。2018年上半年,公司共计中标36个PPP项目,涉及水环境综合治理、全域旅游和乡村振兴等领域,中标金额约为339.48亿元。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2017年11月,财政部下发规范PPP项目库管理的通知,对PPP项目进行“清库”,防止PPP异化为新的融资平台,坚决遏制隐性债务风险增量。随即各级财政部门针对在库PPP项目展开了全面清理、整改工作,大量不合规项目被清除出库。

  今年8月23日,东方园林在投资者交流会上表示,“PPP模式的问题在于,如果利润不能覆盖投资,公司会有现金流问题,所以大家对PPP都不看好。但对于东方园林而言,只要贷到款,就没有风险。”不过,东方园林最后的问题就是出自资金上。

  对于东方园林出现的问题,E20研究院执行院长、国家发改委财政部PPP双库专家薛涛认为,PPP是重资产经营,如果资金链紧张,很容易出问题。尤其是在扩张速度特别快的情况下,更容易出问题。

  薛涛指出,PPP项目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传统的政府特许经营项目,如供水PPP、污水厂BOT、垃圾焚烧厂BOT等;另一类是非运营类的工程类PFI项目,如黑臭水体治理、海绵城市、园林景观等,其基本特征是按可用性付费进行结算,没有按量付费的机制。

  “这相当于两种不同的赛道,传统项目是柏油路,PFI是砂石路。传统项目运营属性强,对政府的支付信用约束也更强。如污水处理、垃圾焚烧、环卫项目等,如果一旦不运营,会对城市运转、百姓生活产生重大影响。而园林景观等工程类项目,如果地方政府财政困难,可能会找理由推迟这类项目的支付。”薛涛说。“东方园林的大部分项目都是PFI项目,且扩张速度特别快。同时,东方园林在融资方面优势不够,相当于普通车在PFI的砂石路上高速行驶,当然容易甩尾。”

  某资深PPP从业人士向中国证券报记者分析,为追求扩张速度,东方园林大部分PPP项目在西部欠发达地区,如贵州、内蒙古等地。这些地方PPP项目竞争没有那么激烈,相对更容易拿到项目。相应的是回款可能出现问题。

  中国证券报记者统计了东方园林2017年拿的48个PPP项目,其中20个项目在西部省份,中标总金额300亿元,占2017年总金额的45%。

  “从东方园林的商业模式看,希望最大限度拿到当期工程利润。一个项目只出20%-30%的资本金,如果工程利润超过30%,实际上第一把已经把钱拿了回来,银行可能成为最大的风险承担者。”上述人士表示,“所以当资金出现问题时,银行后续借贷会比较慎重。”

  对于PPP的下一步走势,薛涛认为,随着PPP项目的规范化以及资管新规和控债的双重作用,大型PFI项目数目或收缩,非运营的PPP项目或减少。对以这类非运营PPP项目(即PFI)为主的东方园林而言是很大的考验,公司面临转型的风险。东方园林需要控制规模,提高项目品质,挖掘运营属性创新方向等方面作出战略性调整。

  事实上,今年下半年以来东方园林加快了PPP业务转型。2018年半年报显示,公司正在调整业务区域,重点推进地方财力雄厚、支付能力有保障地区的业务;调整业务模式,灵活采用EPC模式或PPP模式开展面向政府的业务;在项目决策中实行金融一票否决机制,严控项目开工条件(要求融资不到位不开工);公司和地方政府共同与金融机构进行磋商,争取金融机构对生态环境治理项目的优先放款,保障项目的正常实施。
  .中.国.证.券.报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